摘要:
                               





                      文艺创作不能只见“指”,不见“月”
           
——在2011.6.25 北京文艺座谈会《让文艺回归心灵》上的发言


                                                                                     李英杰


         前面有不少文艺评论家都做了精彩的发言,有的还引入了西方的哲学观点来说明文艺与心灵的关系。
         我是搞摄影的,对这个题目也很关心,其实每张好照片背后一定要有一个美好的心灵做依托。我也在中国传统哲学领域里面找到一些依据,比如说中国佛教文化,有一个流派叫禅宗,禅文化里有一部书叫《指月录》,记载着历代禅学高僧传灯讲法的言行故事。“指月”这个词就是比喻我想要通过某种方法(形式)告诉你一个物体,怎么告诉你呢? 可以通过我的手指给你看,如同你问我月亮在哪里,我通过手指给你看:天上这个明亮的圆圆物体就是月亮。聪明的人应顺着我的手指往天上看,而不应把目光仅停留在我的手指上,甚至还对我的手评论一番。但我们细想起来,实际上我们很多文艺创作的整个过程都是按照“指月”的哲理去完成的。文艺本身就是一种形式,如同手指,月亮才是本心,也就是我们讲的心灵,而且应该是一颗没有被污染过的、最纯朴的、最珍贵的、也是什么都俱全的美好心灵。因此,有人要寻找它的时候,最简单的形式,就可以通过手指去“指”给别人看。我们一切艺术的表现形式、艺术的表现方法应该都是“指”,而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就应该是“月”,就是要表现出人类最美好的“心灵“。而且当我们一旦见到“月亮”,就应该忘掉“手指”,也就是佛家所讲的“见月忘指”。但可惜我们现在很多的艺术作品都是往往仅停留在“指”上,甚至把手指修理的特别漂亮,去吸引观众,但是背后却没有传达给受众体任何有益的心得体会,也就失去了见“月”的最终目的。
         其实,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就是这样一个简单问题,以下我想结合摄影创作谈几点具体看法。
         第一点,只见“指”,不见“月”,和艺术家脱离社会、远离生活有密切关系。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中国摄影家协会不久前召开了一个全国摄影教育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教育界的学者、教授齐聚一堂,谈到学生作品,大家都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现在高校摄影专业学生的毕业作品普遍都存在表现艺术形式很好,制作很精美,拍摄技术也不错,摄影语言运用的也很到位,但是不少作品有明显缺少内涵、缺乏生活、远离社会现实的倾向。这就提示我们今后在正确引导创作方面要加强扭转的力度,作品不能只见“指“,不见”月“。
        第二个例子,大家这两天都拿到了北京文联编写的《新中国北京文艺60年》的丛书,其中《摄影卷》由我主编,在我挑选建国后60年里有一定代表性的照片时也有所感悟:老摄影家可以拿出不少反映90年代以前记录人们工作、生活,以及反映人民精神面貌变化的非常有历史价值的珍贵照片,但2000年进入新世纪以后,很多年轻作者就缺乏这方面的作品,能拿出的更多的都是一些美丽的风光和城市夜景类作品,说明创作动机多少有脱离对现实生活和时代变迁的记录以及对人物内心精神世界缺乏深度写照的倾向。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摄影创作绝对不能离开现实生活、离开当今社会,因为摄影的本体功能就是要真实记录社会时代的变化,这也是它与绘画艺术最重要的区别点之一。因此,摄影作品一旦只停留在单纯的追求娱乐性,而缺乏对心灵的表现是没有出路的。
        第二点,文艺过渡的市场化和商品化,导致了只见“指”,不见“月”。比如说一些画廊,他们都是以销售为目的,导致一些评论和展览,都围绕以待销的艺术家作品为主,它的一些展览也就失去了对整个艺术总体平衡表现的功能,出版的一些画册也是非常有局限性的。这也不能不提到一些文艺“评论家”有时候为了某种金钱的诱惑,在写评论的时候不是按照艺术的规律去公正地探讨,而是片面按照市场的需求,违心地迎合客方要求去吹捧,这些都造成了艺术发展中不该出现的悲剧。
        现在文艺出版界也有这种现象,因为我也曾在出版社工作过,不少出版商也是为了追求利润,就要把所有出版物都当做商品对待,这样出版社在进行选题时候就形成了热衷于对易销售的中、低档通俗读物的偏爱。一位有经验的图书编辑曾好心明确告诉我:“你不要出高档的,自认为有水平的书,那些东西是卖不出钱来的。”现在出书发展到已不是由作者写书,而是由出版社编辑给你划定选材和题目,作者只好像填空一样去填写。摄影画册也是一样,摄影家手中摄影作品很多,但是能出版的质量高的不是很多,原因是出版社总是根据市场经验要花卉、要风光、要美女,认为这些题材的书既好卖又不会出政治问题。这是不是无意中也形成一种误导,仅提示在座所有评论家注意。
      第三点,影响当今中国艺术发展的众多因素中,还有一个对东方和西方传统艺术审美理念选择接受的问题。比如说摄影界,上世纪80年代初,最早从海外引入到内地的摄影作品多是以东南亚地区(港澳为主)知名摄影家沙龙风格为主,作品受东方审美思想影响比较大,追求诗情画意的唯美倾向。这也和东方传统宗教文化中佛、道、儒提倡的精神相吻合。但到了本世纪初期,国内青年艺术家到西方留学进修的人日益增多,接触西方的现代艺术和审美理念比较多,开始认识到东方追求唯美的沙龙风格并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并注意到西方的现代艺术对当代更有一定的批判性,还开拓了一块“观念摄影”的新园地,也创作出不少优秀的摄影作品。但后来也有不少年轻艺术家很快又坠入到了西方画意的束缚中去,他们完全脱离了中国当今国情,按照西方人对中国浮浅的认识和需求去进行画意创作,为迎合西方部分人的口味:人物要呆呆的,内容要稀奇古怪的,影调要灰灰的,尺寸要大大的,还要加上一点点中国的符号元素,并带一点偏激的政治色彩,这样就可以从西方画廊或收藏家手中拿到很高的价位。这种现象一时也导致了国内画廊和收藏家认识的偏差,如前几年一幅类似的作品在拍卖会上可以拍出惊人的天价,但这也是一种被“西方有心人”培育出来的泡沫现象,现在已经开始走向破灭了。
        第四点,艺术过分商品化倾向不但容易使中国文化日益走向低俗,也容易使艺术品生产资源受到了直接或间接的严重损失和破坏。如现在全国各地,景德镇的陶瓷遍地都是,堆积如山,导致质量上不去,缺乏新意,价格低的可怜,生产瓷器的高岭土都快没有了,也严重影响了中国陶瓷在世界上的声誉。石雕艺术也是如此,一些地方群众性无控制的生产开发,产品质量无人监管,很多低俗劣质产品的大量生产使珍贵的汉白玉资源造成空前的浪费。
       以上这些都是我们文艺界需要认真反思 的问题,需要静下来喘口气好好想一想,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发现偏差和不足。有一个民间流传小故事说:现在的商品时代,大家都拼命地往前跑,一位老人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来喘气,人们问他为什么不跑了,他说他的灵魂跟不上了,他要等一等他的灵魂。这个故事提示我们:在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中,也要注意与人类的精神文明道德发展相平衡,不然就会如故事中的老人,变成没有灵魂的躯壳。真希望我们广大艺术界同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并呼吁全社会充分认识到“让文艺回归心灵”的重要性,让人类美好的心灵回归到社会,社会才能最终达到完美的和谐。
                                                                                                                     (李英杰根据发言速记整理)
 



           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谢冕致辞



 
   会上与国画家梅墨生先生合影.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