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文/李英杰 
刊登于2007年2月《中国摄影》

摄影与禅有密切的关系。

    禅的诞生据传来自“拈花微笑”的传说,灵山会上,释迦牟尼一日拈一支金婆罗花微笑向弟子们示意,一言不发。大众皆默然不解其意,唯有迦叶破颜微笑,心领神会。当夜佛祖单独对迦叶传授说:“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

这也许是佛家最早的一次“行为艺术”表演,虽然当时只有迦叶一人悟到真谛,但毕竟开创不靠文字,不用语言,单凭形象传递情感的“禅悟”先河。由此可见,摄影人通过摄取生活瞬间,用影像启迪人生,也是对“禅”的发挥了。

道童常问禅师什么是禅,禅师爱以“平常心是道”, “油盐酱醋即是禅”回答,实则启示“平常生活即是禅”的道理。临济禅师曾说:“为师告知众徒,道流佛法并无用功之处,只是平常无事也,屙屎拉尿,著衣吃饭,想困即卧。愚人当讥笑我,然智者乃知我意。”如果能悟到这点,摄影人便会发现在平常生活中处处有可取题材,也会印证罗丹所说:“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真理。

艺术家常用“看山三阶段”来领悟学艺进程,惟信禅师名言:“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第一阶段是原生态状,只知摄影即纪录,未受艺术的干扰;第二阶段有个“入处”,即懂得艺术要讲形式,于是为了形式,常常忽略内容,为求新颖愉悦,时常想着锦上添花,到头来却落个画蛇添足,美则美已,但失去真实感人效果,山已不是山,水亦不像水;第三阶段有了真悟:原来“内容”才是个人物,山还应是山,水应还是水,形式只不过是件美丽的外衣,要讲合体,过大过小或过于花哨都有损于“人物”形象。这时拍摄的作品看似平淡,但却令人回味无穷,因为此时此刻已有“休歇”之处,把“创作”看的不那么神秘,知道摄影仍是纪录为主,内容第一,形式第二。抓拍到的也不再是件美丽的外衣,而是获取到被摄物活的灵魂。

以上感言,冒犯禅不可说的规矩,又立了文字,实属愚人所为,只是想抛砖引玉,愿摄影人多用形象来传递感悟,才是正道。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