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图文/李英杰 撰于2007年2月
《尊老爱幼》 李英杰摄
尊老爱幼

童年读书时很爱上地理课,因为从中可以知道很多地方的风俗趣闻。参加工作后常盼着有机会到外地出差,尤其是去一些有特色的城市。

对于我曾生活过的城市,更是感慨万分,小时候出生在开封龙亭湖畔,是骑着午朝门石狮子长大的;后来又到张家口,住在大境门旁一座建在古长城上的大庙里(肆台庙,文革中拆除),一直到上小学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上中学时居住北京,演乐胡同、马大人胡同、隆福寺东巷……几经搬迁,直到参加工作前,没离开过胡同里的四合院。现在对于童年的美好回忆,有时只能在梦中巡游,因为以上很多地方因岁月变迁早已面貌全非,有的地方已经荡然无存。

后来爱上摄影后,知道每个城市的魅力在于她的特色与个性:江南的水乡、陕北的窑洞、上海的里弄、北京的胡同……,都以各自的迷人特色吸引着游客。这些特色建筑是依地理环境和人类在长期生活中,改造自然的经验而沉积下来的经典之作,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和审美的推敲。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我去山西沁源一个山沟里的军工厂采访,该厂的工程师(中专同学)背着柳条筐到平遥城接我。那时,平遥尚未开发,但古城的人、古城的建筑、古城的街道,都那么平和、安详、质朴,以至于当时仅在一家小馆里每人吃了一碗刀削面,但至今难忘。当十年后,再去拜访已闻名世界的古镇平遥时,反而找不到当年古城的感觉,却多了几分喧闹与浮华。

其实,这些也许是怀旧思想在作怪,经济在发展,社会在前进,“变”是必然的,很多事物的消失也是必然的,否则为什么佛教在反复地讲述“色空”的理念呢!但我仍认为每个城市给我们留下的不应该仅仅是记忆,还应该留下城市的个性与灵魂。主宰城市命脉的不只是惟利是图的房地产开发商,而应是在政府正确领导下的高水准城市规划者和建筑师。我们不愿看到今后的城市都在千篇一律地相互克隆翻造:林立的高楼、西式罗马小花园和与众隔绝的高价绿地,除此以外,还应有更多我们民族的东西,体现地域特点的传统建筑。1990年,我有幸在北京接待初访祖国大陆的台湾摄影大师郎静山,我们乘坐小轿车去亚运村看北京新貌,没想到他老人家连车都不下说:“这些建筑西方到处都是,且比我们盖得还好,还是带我去老城区逛逛吧。”于是我带他去逛国子监街,当他一踏进国子监大门,见到那座精美的琉璃牌坊时,郎老兴奋地说:“这才是中国的瑰宝,是西方人没有的东西!”其实,能吸引艺术家与外国游客的不仅仅是这些精美的皇家之作,静谧的胡同、古旧的四合院,同样具有无穷的魅力。胡同中每一扇大门的背后,都蕴藏着许多动人的传奇故事,不论是豪华的王府,还是平民的小门楼,对于摄影人,这里有着永远也拍不完的故事。

我曾在一次摄影人的聚会上开玩笑地说:“过去某地被定为拆迁改造区后,引来的是无数走街串巷收废品的人,如今形势有了变化,除了依旧有收废品的之外,还增加了不少手执相机的摄影人”。虽说这是摄影界的好现象,但我总觉得,对于我们这些影像记录者,怎么能只跟在拆房人的铁锤后面跑呢?有许多宝贵的镜头需要我们赶在拆迁的铲车到来之前就将它们完美地拍摄下来。因为,到目前为止,摄影依旧是记录历史变迁的最好方式。

对于一座城市,留下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影像。

《童年住过的演乐胡同》 李英杰摄
童年住过的演乐胡同
少年住过的育群胡同
少年住过的育群胡同
国子监街之夜
国子监街之夜
胡同之夏
胡同之夏
尊老爱幼
尊老爱幼
小司机
小司机
钟楼卫士
钟楼卫士
跳房子
跳房子
评论区
最新评论